暴起與暴落,韓國瑜跌跌撞撞的政治之路

2019年02月09日     1,200     檢舉

從一九九年到一九九二年,不過短短兩年兩個月,韓國瑜無役不與,連選連勝,從地方議員、攀登上國會殿堂,時年不到三十五歲,可謂政壇之路一飛衝天。

長年來的國會亂象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國會改選,隔年就是台灣第一次總統直選,各政黨摩拳擦掌。韓國瑜尋求連任,以台北縣第三高票當選。三年後,他三度參選立委,依舊維持不錯的聲勢。

一九九八年底,由於凍省因素,省議員大舉進軍,國會席次擴增為二二五席,人數多到連駐衛警都不認識。

自一九八八年四月,民進黨立委朱高正跳上主席台,對代理院長劉闊才揮出第一拳開始,立法院始終沒有平靜過。許多法案和預算,根本就是「打」出來的。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六日,民進黨立委主張「廢除萬年國會」,呼籲「老賊下台」,在議場試圖扯掉劉闊才身上的麥克風,與國民黨立委扭打成一團。立法院長在國會,首度動用警察權。

一九九年五月二十九日,立法院行使行政院長郝柏村的同意權,民進黨抗議「軍人組閣」,與國民黨立委爆發嚴重肢體衝突,梁肅戎院長動用史上第三次警察權。

隔年四月十二日,民進黨立委張俊雄假借上台向院長遞交抗議書,甩了梁肅戎一耳光,盧修一進場聲援,混亂中被警察架出議場。

為了對抗強大的國民黨,民進黨不惜引爆衝突,而且花招百出。一九九年九月二十五日,王聰松為了阻止梁肅戎強行表決《勞基法》第八十四條修正案,從紙袋裡掏出預藏的氣壓式澆花器向他噴水。他還曾拿打火機,將手提箱內一件浸滿油漬的西裝,在議場焚燒。

陳婉真在任立委時也十分剽悍。為了阻擋副院長王金平動用表決權,把垃圾袋套在他的頭上。

國會亂象至今未休,不過朝、野角色互換罷了。

韓國瑜昔日在立法院打人舊事被翻出來

二一七年七月,立法院臨時會處理「前瞻基礎建設」第一期預算案為例,兩黨爆發全武行。國民黨立委費鴻泰與民進黨立委李俊邑大打出手、許淑華賞了邱議瑩一耳光,連法官出身的立委吳秉叡,都搬起主席台上的椅子向立委同仁砸去。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特剪接了此一衝突畫面,向全世界播放,令國會亂象貽笑國際。

二一六年十二月,朝、野立委為「一例一休」開打,四十四歲的民進黨立委王定宇在混亂中特別搶眼。他一進場,就選擇比他大了十六歲的國民黨立委陳宜民下手,勒他的脖子、拉他的後領,還一度將他大腿抬起,試圖把他扔下主席台。事後,王定宇辯稱:「這不過是議會攻防的一個正常狀態!」

若時光倒流回到二十五年前,當王定宇碰上國民黨軍系立委趙振鵬,鐵定不是他的對手。趙振鵬陸官二十九期畢業,不僅練過氣功,還有十足的功夫底子,曾經一人拳打七名民進黨立委,身手之俐落,至今無人能及。

國民黨縱容黑道立委,率眾介入國會議事,最激烈的一次是在一九九三年進行核四預算討論時,台南立委施台生發動群眾,占據議場旁聽席,對台上發言的民進黨立委高聲叫罵,還與聲援民進黨群眾在院外大打出手,連立法院駐衛警都不敢輕舉妄動。

二年十月,懷疑遭「天道盟」大哥羅福助關狗籠的立法委員廖學廣,公布了一份十五位受暴立委的名單,陳其邁與韓國瑜赫然在列。陳其邁當時並未受訪;韓國瑜則重建現場,指稱他被民進黨立委王幸男在混亂中打了一拳,打傷嘴巴,害他好幾天不能親女兒。「他不是故意打我,事後我也沒有追究。那天在議事堂上,四、五十個人亂成一團,我只是受到池魚之殃。不過我事後看電視才知道,當天被打得最慘的是余政道。」

民進黨立委余政道遭痛毆一事,發生在一九九九年立法院第四屆、第一會期。當時正在審查公益彩券「博弈條款」,以及「農漁會除罪化」等條文,民進黨持反對立場,陳昭南丟木屐、李文忠丟議事錄,現場陷入一片混亂。余政道等人上前勸架,遭羅福助暴打,戴振耀幫他擋了幾下,但余政道的頭部還是挨了三、四拳。緊接著,立委林明義和周五六上陣,分別在余政道的胸部、腹部和後腦杓,各自打了三、四下。

總計前前後後,余政道被他們三人打了一分多鐘。事後,他到台大醫院驗傷,有輕微的腦震盪、眼角瘀青、嘴角流血。羅福助因此被判拘役五十九天,得易科罰金。

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時,昔日在立法院打人的畫面被掀出來。

暴走為了是什麼?

一九九三年五月二十六日,立法院國防委員會審查榮民就養、就醫等預算案,根據立法院公報第八十二卷第三十期的發言記錄,陳水扁當時質詢退輔會主委周世斌:「大陸榮胞中心的四十四個員工,人員維持費二千二百多萬元,然而一百六十個大陸榮胞的生活費,卻只有一千六百萬元,員工人數只有榮胞的四分之一,為何其人員維持費卻是榮胞生活費的一.五一倍?那你把大陸榮胞當什麼?當作豬在養啊?」

事實上,他在為榮民爭取權益,但聽在韓國瑜耳裡頗覺不是滋味。「陳委員,你不能這樣講!你怎麼可以說『把他們當成豬在養』?」陳水扁反駁:「這樣子不可以嗎?本席哪裡不對!四十四人二千二百多萬元,而一百六十人只有一千六百萬元!」

韓重申同樣的質疑。一旁另一位軍系立委蕭金蘭加入戰局:「講話不要這樣刻薄!」

韓國瑜加碼:「這不是刻薄,這是殘忍!」「什麼殘忍?哪裡殘忍?」陳水扁辯解。

「怎麼可以用這樣的形容詞呢?」韓國瑜不見陳水扁認錯,接著就翻桌了。

韓國瑜餘怒未消,等陳水扁質詢完、回到座位,正準備坐下的時候,從後方偷襲。他原本手插口袋,等靠近陳水扁,即掏出左手重擊他的頭部,陳水扁整個人被打翻出去,送醫住院三天。

陳水扁當時是立法院的明星立委。他在擔任第一屆增額立委時期,就以揭弊聞名,是民進黨立院黨團幹事長,也是民進黨首位國防委員會召集委員,更是民眾和助理票選出的第一名立委;但也因為犀利問政,爭議不斷。

一九九年三月七日,陳水扁在國防委員會質詢國防部長郝柏村,由於發言時間超過,被主席周書府制止,他氣憤填膺,衝向備詢台將郝柏村的桌子給掀翻。郝系大將郁慕明出面護駕,拿起一旁椅子就砸,還口出三字經,全場因此陷入一片混戰。

好死不死,韓國瑜把陳水扁打到住院的同一天稍早,國民黨立委林明義在經濟委員會也打傷蘇煥智。「當時我為了爭取提高稻穀收購價格,國民黨用程序問題杯葛議事,我等了好幾個小時都無法上台。我用台語勸林明義要忍耐,他聽成『幹你娘』,以為我用三字經罵他,立刻向我衝過來,打我的頭,打到我連眼鏡都掉下來了。」

兩場衝突加在一起,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首先,韓國瑜家裡接到恐嚇電話。隔兩天,則有大批南部鄉親北上包圍立法院。

為了聲援韓國瑜和林明義,羅福助發動幫派份子前來助陣,兩方爆發衝突,中正一分局動員大批警力在現場維持秩序。雖然支持者中不乏老榮民,卻因為有不少黑衣人夾雜其中,韓國瑜就此被貼上「黑道同路人」的標籤;加上,同年又有他帶著為天道盟老大許天德槍擊案頂包的小弟前往警局作筆錄案,至於這些事在他參選高雄市長期間,又被拿來作文章。他只有自我解嘲說:「對,我是黑道,我還是色情狂!」

韓國瑜從頭至尾,都認為使用暴力,即使在國會殿堂,就是不對。當時,他也公開向陳水扁道歉:「當年大家都年輕氣盛,又適逢立法院第一次全面改選,每個人背後都肩負龐大選票壓力,難免在爭取法案的過程中發生衝突,絕非任何人所樂見。」

他和父、兄都是軍人出身,從小在眷村長大,一九九六年一月,《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三讀通過,身為黃復興黨部推出的立委,韓國瑜下場拚命。「退輔會當時提出八百億元預算,原本排定二讀審查,沒想到院會開始,主席台就被二十多名民進黨立委團團包圍,令劉松藩院長根本無法主持議事;而現場沒有一個國民黨立委敢衝上前去。」

「我心想,如果不大幹一場,恐怕今天會議就不用開了,憑著這個直覺,我的火氣上來了,一個人像發了瘋似地衝上前去,左右開弓,亂打一通,見一個、打一個。後來民進黨立委周伯倫跟我開玩笑說:『你還真打?』我說:『我當然真打!』如果這個預算案沒通過,幾十萬戶、上百萬榮民、榮眷,只得繼續住在破舊不堪的眷舍裡;況且,若當年不推動眷改,後來阿扁上台就更不可能推動了!我因此被黑,也認了!現在回想起來,一切都很值得!」

事實上,韓國瑜當年暴走,不僅為榮民、眷屬爭取權益,部分原因出自他的岳父李日貴。

當立委初期的韓國瑜沒人、沒錢

韓國瑜的妻舅、雲林縣議員李明哲透露,李日貴是「八二三砲戰」的台籍老兵,也是第二任「雲林縣八二三戰役戰友協會」的會長,他們想提案修改《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條例》,比照榮民同等待遇。「姊夫從第二任立委開始,就積極幫八二三老兵爭取,但是退輔會非要跟眷改條例一起併案審理。如此一來,徒增許多困難。」結果,眷改條例早兩年通過,一九九八年底,《退撫條例修正案》才在立法院三讀通過。雖然設有排富條款,但至少八二三老兵得以領取每個月一萬多元的就養金,以及到軍醫院看病、免掛號費的優惠。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